咖啡廣告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獨家報道 > 成都有家咖啡館服務員是長不大的孩子 現有4名"特殊伙伴"

成都有家咖啡館服務員是長不大的孩子 現有4名"特殊伙伴"

責任編輯:coffeeadmin 來源:成都商報 發布時間:2019-11-18 14:21:17
  11月14日,直到下午1點,楊娟和朋友才等到自己的午餐。因為剛開始學習制作料理的服務員將程序混淆,遲遲未能制作成功。

  作為“老板”,楊娟沒有生氣。

  位于成都市錦江區竹林巷的“星空里”咖啡館,是一家普通的咖啡館,但又不是那么普通。咖啡館的“主角”,是4名存在不同智力障礙的服務員:建建、成成、丹丹和剛跟崗實習2周的海地。年齡最小的海地已經23歲,但智力發展障礙讓他們的心理年齡停留在“孩子”階段。

  “星空里”是錦江區殘聯攜手成都星空里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創辦的輔助性就業基地,主要是對心智障礙者和重度肢體殘疾人士進行就業培訓、崗位實踐、職業能力評估并推薦就業。

  開一家咖啡館

  為了我們的“特殊伙伴”

  走進“星空里”,乍看和普通的咖啡館并無差別。但迎面而來的一張非“標準化”笑臉,能讓人立馬意識到這家咖啡館服務員的不同。

  朝著顧客咧開嘴笑的,是智力發育遲緩的海地。今年23歲的他,智力水平停留在七八歲左右。

  11月1日,海地到“星空里”跟崗實習,目前從事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剛剛半個月。熱情、活力、情緒穩定,是海地能夠勝任服務工作的優勢。

  楊娟,是星空里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也正是在她和團隊伙伴的合力下,2019年3月“星空里”咖啡館正式營業。

  實際上,無論是運營一家咖啡館,還是從事智力障礙特殊人群的就業幫扶,此前楊娟沒有任何相關的工作經驗。

  楊娟告訴記者,她曾是一名語文老師,因為家庭原因離職后,一直和朋友參與貧困地區留守兒童助學等公益項目。因為有這些經歷,楊娟偶然得知,錦江區殘疾人聯合會有一個助殘項目計劃,開設一家咖啡館以幫扶智力障礙特殊人群就業。有朋友建議楊娟接手參與。“可能做教育、公益項目的人都有一份情懷。”楊娟說。

  今年3月,“星空里”開業了。剛開始,只有2名正式的“特殊伙伴”。之所以叫他們“特殊伙伴”,楊娟說,他們不單單是“星空里”的員工,更是親密伙伴,但又不能不正視他們自身條件的特殊、工作技能的特殊。“我們希望能夠試一試,看是不是能夠改變他們的生活。”

  半年培訓40多人

  現有4名“特殊伙伴”

  正式營業之前,除了按照標準搭建咖啡館,楊娟和她的伙伴們用了長達半年時間,完成了3輪針對40多位智力障礙特殊人士的崗位培訓,現在已有4名“特殊伙伴”。

  他們能承擔什么樣的工作?楊娟說,智力障礙人群的就業,也沒有太多的經驗可循。一開始,能做的只有觀察,觀察每一個人的性格特點、智力和行為缺陷,以及他們的優點。

  “特殊伙伴”成成,是一個腦癱患兒,他有一個“超能力”,那就是對成都范圍內的公共交通路線如數家珍,可以說是一張“活地圖”。報出出發地點和目的地,成成就能不假思索地說出應該乘坐的公交或地鐵。所以,成成承擔了咖啡館一項重要的工作,那就是每天早晚兩次,到附近學校向家長和學生派送小餅干,對咖啡館進行推廣。“完全不用擔心他走丟。”楊娟說。

  唯一一位女性“特殊伙伴”丹丹動手能力強,能夠完成簡單飲品的操作。性格羞澀的她卻不能很好地和陌生人打交道,更不要提做好服務工作。“所以我們制作了一些解釋員工特殊性的小卡片,要求在服務顧客的時候,能夠做到雙手將卡片遞上,這也是解決(智力障礙人群)語言溝通問題的辦法。”楊娟說。

  同時,通過特殊教育專業的老師,對“特殊伙伴”的工作執行能力進行觀察評估,發掘“特殊伙伴”的潛力,安置到適合他們的崗位。

  23歲的海地,從2010年起,就是多屆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游泳項目全國冠軍。但在16歲從特校畢業后,海地就一直在家,也拒絕去托養機構。

  11月1日,此前參與過培訓的海地第一次到“星空里”跟崗實習。兩周,海地媽媽看到了兒子的變化。“之前是有比賽才會去訓練,現在除了上班,他自己主動去游泳訓練。回到家會興高采烈地說今天學到了什么、見了什么人。”海地媽媽說,能夠勝任工作的海地,有了成就感和歸屬感的海地,讓一家人突然覺得“看到了希望”。

  在“星空里”,正式員工每月有2600元基礎工資,還有餐補并繳納社保。

  只有自負盈虧

  才能證明這個模式可行

  讓智力障礙“特殊伙伴”掌握工作技能,只是“星空里”探索內容中的一部分。楊娟說,更重要的是,“星空里”的本質是一家企業,而非純粹依靠政策幫扶項目資金、愛心籌款運營的公益項目。“只有自負盈虧,才能真正證明這個模式是可行的。”楊娟說,在錦江區殘聯免費提供場地支持、知名咖啡品牌給予相關運作支持等外,“星空里”要實現自我造血功能。

  “賣出的每一杯咖啡、每一塊餅干,都是店里的真實收入,都是在支持‘特殊伙伴’就業。”楊娟說,只有企業能夠通過自己的能力,按照市場規律存活下來,實現盈利,才能證明這樣的模式是成功的、可復制的。

  同時,楊娟也格外強調服務品質。“不能打著特殊人群的旗號去道德綁架,降低服務品質,要求顧客接受不好的服務。”楊娟說,出于同情憐憫的諒解只能是短期的,推廣“星空里”的品牌和服務才是長久之計。“‘特殊伙伴’也不需要額外的同情,一杯咖啡就是最大的支持。”

  好消息是,在經過了半年的虧損后,10月,“星空里”剛好基本實現收支平衡。目前看來,11月的財務報表也較為樂觀。但楊娟也坦言,目前“星空里”的運轉,主要是依靠創始團隊成員個人社會資源帶來的活動,自身品牌效益還不夠。

  為此,楊娟和合作伙伴一直在奔走,剛剛下單了某公司最先進的餐飲設備,流程化的操作模式“特殊伙伴”們也能掌握。

  目前,因為“特殊伙伴”還不會使用專業咖啡機,“星空里”還有2名普通員工承擔制作咖啡的工作。下一步,在提高咖啡品質的同時,“星空里”打算更換操作更為簡單的咖啡制作工具,讓“特殊伙伴”們真正掌握技能。現在,“星空里”也在嘗試相關文創產品的設計和制作。

  “我們現在在招募特殊教育和心理輔導相關的志愿者,對‘特殊伙伴’進行評估和輔導。希望更多人能夠加入我們。”楊娟說。

  最大的難點 /

  特殊人群能否融入社會

  父母的認知尤為重要

  剛開始楊娟認為,通過開設咖啡館幫扶智力障礙人群就業最大的難點在于,如何讓智力障礙特殊人群掌握工作技能,但后來她發現,最大的阻力來自家庭對就業期待的認知。

  “普遍存在的觀點覺得他們是弱勢群體,應該得到關注甚至是無條件的幫助。”楊娟說,實際上,特殊人群能否走出家門融入社會,家庭特別是父母的認知尤為重要。他們從心理上接受了孩子們與普通人的不同,接受了他們一輩子無法正常工作生活,甚至不相信孩子有能力勝任工作和實現自我價值。

  “從我們的統計數據來看,18歲到26歲的智力障礙人群是最愿意參與社會工作的。到了26歲以后,他們的家庭、他們自身都是很難走出來的。”楊娟說,不僅能做到還能做好,通過成功就業的“特殊伙伴”,從實現個人價值的理念去影響其他家庭,這很重要。(記者 于遵素 實習生 許媛萍)

免責聲明: 凡本站注明 “來源:XXX(非國際咖啡品牌網)”的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系本站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
星巴克(Starbucks)是美國一家連鎖咖啡公司的名稱,1971年成立,... [詳細]
?
也門11月底迎來了咖啡豆收獲季。作為世... [詳細]
巴西咖啡出口商協會(Cecafé)... [詳細]
11月11日,記者從萬寧市農業農村局了... [詳細]
秘魯農業和灌溉部(Minagri)宣布,20... [詳細]
根據越南農業和農村發展部統計:2019... [詳細]
?
?
咖啡招商
海南国际自行车公路赛路线